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资讯 > 知名音乐人被控侵犯著作权西安中院开庭审理

知名音乐人被控侵犯著作权西安中院开庭审理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3-01 

  《飘扬的红领巾》《平安歌》《我是一个小小的兵》……这些歌是不少孩子都会唱的。然而,因为未经授权也没有支付这些歌曲的版权使用费,国家一级词曲作家、资深音乐制作人吴颂今被起诉。

  原告张红女士诉称,1998年至2010年期间,她陆续创作了歌曲《飘扬的红领巾》等13首歌曲,依法享有著作权。2010年5月,张红任音乐编辑,自费组织其带领的爱心童声合唱团对这13首歌曲进行了录制,并由陕西文化音像出版社收录出版了CD《我们的歌——少先队歌曲专辑(集)》。

  2015年9月,她在少儿歌曲研讨会上与国家一级词曲作家、资深音乐制作人吴颂今相识。后吴颂今承诺可为她进行网络推广,她按要求整理出20首原创歌曲,除专辑的13首外,还有7首歌曲由原告作词作曲、张红爱心童声合唱团演唱、原告录制,其享有著作权。同年10月,原告先后3次将歌曲资料发送至吴颂今提供的电子邮箱。

  2018年8月,她经朋友提示,发现网易云音乐平台出现了原告录制并享有著作权的《飘扬的红领巾》等19首歌,演唱署名为小蓓蕾组合。她认为,网易云音乐平台擅自发布原告的音乐作品,其中两首歌曲被改名,还有一首词曲作者被篡改为他人。同时,虾米音乐平台也出现原告录制并享有著作权的19首歌,演唱署名也是小蓓蕾组合。

  张红将吴颂今及相关唱片公司、音乐平台、发行公司共7名被告起诉,请求分别判令相关音乐平台停止侵权、纠正错误署名,吴颂今在媒体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38万元、精神损失费2万元等多项诉讼请求。

  吴颂今的代理律师提出,原告提出的19首音乐作品,其中《平安校园我爱你》,原告未提供其作为原词曲作者的证明,《我是自由的鸟》等5首歌曲,原告均只提供了手稿或打印稿,也无法证明原告是词曲作者,也就无法证明原告享有署名权,CD专辑中的13首歌曲著作权应归属于陕西省文化音像出版社,原告仅享有署名权,无权主张其他权利;表演者的署名权归表演者所有,与原告无关等。

  同时认为,吴颂今的行为源于原告的授权并且他和中凯吉韵、龙天世纪使用时无过错;按照法律规定,他并不构成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体,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精神损失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此外,作为国家一级词曲作家、资深音乐制作人,他培养包装后走红的歌手和有杨钰莹、陈思思、周亮等十余人,他组建的小蓓蕾组合旨在推动中国儿歌发展,以其在中国歌曲行业的地位和声誉,不存在侵犯原告权利的动机与必要。

  代理律师还表示,一般词曲作者没有推广渠道很难有机会免费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各大网络平台进行推广,原告也承认是其主动将涉案歌曲交给吴颂今进行网络推广,现在又说未经许可使用,前后矛盾。并称,吴颂今在这一事件中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损害,其已向广州当地法院提起名誉权损害的诉讼。

  阿里巴巴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则辩称,他们与北京龙天世纪文化有限公司就包括本案涉嫌侵权歌曲在内的系列歌曲签订了《授权合作协议》(采买了涉案歌曲的独家版权,包括词曲著作权 ),约定该公司在合约签订前已拥有合约所列全部录音录像制品的合法权利(具体指词曲、录音录像制作者信息网络传播权、表演者信息网络传播权),有权使用授权作品,因此是在取得合法授权的基础上才上架的涉案歌曲,不存在侵权的主观故意, 且已主动下线涉案歌曲,不应承担责任。

  安排员工超时加班违法 “996工作制”是否合法新闻链接 近日,某电商公司宣布,未来将实行“996工作制”,即每日正常工作时间调整为9:30至21:00,遇紧急项目一周工作六天且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这一安排引发员工不满。那么,这种企业自创的“996工作制”是否合法,企业又将承担哪些责…【详细】

  生态环境部:重特大或敏感环境事件5小时内要发布权威信息《通知》要求各地要做好领导“AB”角带班和24小时值守,进一步明确应急值守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获取突发环境事件信息,并按规定做好信息报告和通报。…【详细】

版权所有:2345软件资讯 电话: 邮编:
地址: E-MAIL: 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