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今日说法 以暴制暴者的罪与罚

今日说法 以暴制暴者的罪与罚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02 06:17 浏览次数:

  五年前,她经人介绍与丈夫刘某结婚,然而让她始料未及的是,与婚姻生活随之而来的不是夫妻间的温存,而是爱人的拳脚。

  婚后不久,她便发现丈夫染有吸毒的恶习,从此开始遭受家庭暴力。丈夫的情绪阴晴不定,稍有不如意,小果便成为了他发泄的对象。

  2015年,小果和丈夫外出打工回乡后一直住在娘家。在小果家人面前,丈夫的暴力行为并未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连小果的父母也经常招致殴打。有一次,小果的丈夫甚至用刀扎伤了岳父。

  2015年10月19日,丈夫又一次殴打了小果和父母。旧伤未愈又平添新的伤痕,被打压已久的反抗精神,终于挣脱了理智的封锁……

  据小果回忆,当时自己的母亲十分害怕,出于护女心切,母亲上前拉住了刘某那只持有刀子的手,刘某反身便将小果母亲按住,抽出刀子就要杀了小果母亲。情急之下,小果顺手一模,便摸到了靠在门边的一根木棒,她拿起木棒就朝着丈夫的头上打去,被击中的丈夫倒在地上,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小果又用木棒继续击打。

  2016年11月7日,在综合考量了专家证人提供的家庭暴力视角之后,楚雄州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小果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这是家庭暴力犯罪为数不多的缓刑判决。

  如今小果已经回到了村子,回到了父母和孩子的身边,但是她说,一直以来自己并没有获得内心的平静,谈及丈夫刘某的死,她仍然自责。

  2016年5月2日,与小果家相距40公里的武定县狮山镇恕德村委会栗子园村,发生了一起弑父案,21岁的王建彬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王正喜打得厉害的时候,妻子李红梅也曾经报过案、去过妇联、想过去找律师,然而,一旦回到家中等待李红梅的仍然是王正喜的拳脚,久而久之,李红梅发现自己无法逃脱丈夫的暴力,就只有忍耐。

  童年时期曾目睹过父亲屡次对母亲实施家暴的王建彬,对于自己的父亲是怀有恨意的,甚至难以回忆起与父亲一起生活的十几年里,哪怕仅有一次的温暖时刻。

  小学六年级就辍学的王建彬,跟着亲戚到昆明打工,从一名洗碗工做起慢慢地成为了一名厨师,每个月都会给母亲汇钱补贴家用。虽然王建彬很少回家,但父亲的暴力却时不时以另一种方式找上门来,有几次母亲被父亲打得受不了,就会带着弟弟来昆明投奔他。

  由于父亲的家暴,王建彬内心的煎熬不断积累,甚至多次想到过,可是对母亲和弟弟的爱,又使他重拾直面生活的勇气。

  然而,保护母亲与弟弟的恳切心情化为了一股催化剂,迅速将童年时期早早埋下的恨的种子,催生出罪的花朵,冲动终于压倒了王建彬的理智。

  4月30日,也就是案发的前两天,喝醉的王正喜回到家中不仅打了李红梅,还要放火烧房子,本已报警的李红梅因怕王正喜闹得更凶,考虑再三还是选择拒绝了警方的出警。

  像往常一样,远在昆明打工的大儿子王建彬是她心中唯一的依靠,李红梅拨通了王建彬的电话,告诉儿子她又挨打了,正是这通求救电话,叫回了远在昆明的王建彬。

  第二天,王建彬便从昆明回到家劝解父亲,但父亲置之不理,并且又一次打了母亲。次日中午,王建彬和父亲一起吃午饭时,趁父亲醉酒之际,用家里背麦草的绳子勒死了他。

  令人意外的是,王建彬被捕后,在这个只有70户人家的村庄里,有80余名村民为王建彬签名求情,其中包括死者王正喜的直系亲属。

  2017年2月20日,王建彬的案子最终尘埃落定,法庭综合考虑王建彬的自首情节、家暴受害人身份、被害人实施家庭暴力的过错行为、被害人家属的谅解等等因素判处王建彬有期徒刑十年。

  主持人: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夏吟兰教授,夏老师您好,我们看到今天这两个案子都是因为反抗家庭暴力而引发的杀人案,而且两个案子都引入了专家证人制度,在王建彬的案子上公诉人和专家证人关于王建彬的行为是否具有防卫性质的意见不太一致,那么公诉人认为什么样的行为算是正当防卫?

  夏吟兰:正当防卫在法律上是有明确规定的,显然他不属于这种情况,但是专家证人就会考虑很多背景因素,比如:怎么会造成今天这样的结局?确实按照这个《刑法》的理论,正当防卫是对一个正在发生的暴力行为进行防卫,而家庭暴力案件中, 这种以暴制暴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长的一个过程,因为它不是生人之间的,是亲属之间的。我们今天看到的案例既有夫妻之间的,也有父子之间的,所以他在这个长期受虐受暴的过程当中,他其实积累了非常多的愤怒,可在通常情况下施暴者往往更强壮,而受暴者他其实是更弱小的,比如妇女、 儿童,所以他常常是在忍无可忍的时候采取了这种极端的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其实具有防卫因素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司法部发布过一个关于依法审理家庭暴力案件的意见,在这个意见当中明确提出来了,审理家庭暴力案件要考虑它的防卫因素、考虑施暴者的过错、考虑家庭案件的复杂的原因,然后要适当地从宽处理或者酌情从宽处理。

  主持人:当一个嫌疑人,他之所以要杀人,是为了反抗家庭暴力,他是一个受害人,我们自然会对他有一种同情。那如果法律上再对他有轻判,您觉得会不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鼓励这些受害人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用以暴制暴的方式,来结束这种受害的过程?

  夏吟兰:我们首先要明确的一点,就是说家庭暴力是因,因为家庭暴力而发生的后面那个暴力是结果,如果这个因解除了,那个果就不会发生。当然我也必须得明确地说,我们对家庭暴力以暴制暴案件的杀人者也罢、伤人者也罢,适当的用这种酌情地从宽处理,并不是鼓励他们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当然最好的方式实际上我们是在发生家庭暴力的时候,首先是要反抗,不要忍受;然后是尽可能通过公权力的方式,解决家庭暴力问题。

  主持人: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夏吟兰教授,夏老师您好,我们看到今天这两个案子都是因为反抗家庭暴力而引发的杀人案,而且两个案子都引入了专家证人制度,在王建彬的案子上公诉人和专家证人关于王建彬的行为是否具有防卫性质的意见不太一致,那么公诉人认为什么样的行为算是正当防卫?

  夏吟兰:正当防卫在法律上是有明确规定的,显然他不属于这种情况,但是专家证人就会考虑很多背景因素,比如:怎么会造成今天这样的结局?确实按照这个《刑法》的理论,正当防卫是对一个正在发生的暴力行为进行防卫,而家庭暴力案件中, 这种以暴制暴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长的一个过程,因为它不是生人之间的,是亲属之间的。我们今天看到的案例既有夫妻之间的,也有父子之间的,所以他在这个长期受虐受暴的过程当中,他其实积累了非常多的愤怒,可在通常情况下施暴者往往更强壮,而受暴者他其实是更弱小的,比如妇女、 儿童,所以他常常是在忍无可忍的时候采取了这种极端的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其实具有防卫因素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司法部发布过一个关于依法审理家庭暴力案件的意见,在这个意见当中明确提出来了,审理家庭暴力案件要考虑它的防卫因素、考虑施暴者的过错、考虑家庭案件的复杂的原因,然后要适当地从宽处理或者酌情从宽处理。

  主持人:当一个嫌疑人,他之所以要杀人,是为了反抗家庭暴力,他是一个受害人,我们自然会对他有一种同情。那如果法律上再对他有轻判,您觉得会不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鼓励这些受害人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用以暴制暴的方式,来结束这种受害的过程?

  夏吟兰:我们首先要明确的一点,就是说家庭暴力是因,因为家庭暴力而发生的后面那个暴力是结果,如果这个因解除了,那个果就不会发生。当然我也必须得明确地说,我们对家庭暴力以暴制暴案件的杀人者也罢、伤人者也罢,适当的用这种酌情地从宽处理,并不是鼓励他们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当然最好的方式实际上我们是在发生家庭暴力的时候,首先是要反抗,不要忍受;然后是尽可能通过公权力的方式,解决家庭暴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