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演艺经纪 > 从家庭主妇到房产经纪人:三个月的感悟

从家庭主妇到房产经纪人:三个月的感悟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08 11:05 浏览次数:

  经证券时报社授权,证券时报网独家全权代理《证券时报》信息登载业务。本页内容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证券时报网所属服务器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证券时报网联系 () 。

  在经历过号称史上最严厉的调控政策后,房价是否真的下降?是否还将继续下降?这个似乎只能靠时间给出正确答案的问题,从家庭主妇改做房产经纪人的郭丽(化名)有着自己独特的体悟。已经离开职场七年的郭丽,对于房地产经纪人以及自己的职业方向,也有了自己新的认识。

  娜拉出走之后会怎样?对于做了七年家庭主妇的郭丽来说,也面临这一尖锐的提问。整整七年,从怀孕、生小孩到小孩上小学,郭丽都尽心尽力扮演着家庭主妇的角色。直到去年上半年的某一天,大学同宿舍的八位同学在深圳举行聚会。席间当年的舍友谈笑风生,天文地理,无所不涉。大家在职场上风生水起,留下郭丽在一旁迷离彷徨。从这一刻起,郭丽感受到了被社会抛弃的深深危机。

  而就在去年,从事节能灯具行业的丈夫,遭遇到了事业上空前的危机。创业三年,去年的行业寒冬让丈夫一度为养家糊口深感压力重重。面对里里外外的危机,去年底,郭丽在小区旁边的地产中介公司找到了一份房地产经纪人的工作。

  刚开始进入房地产行业,正值国家调控政策“声声急”,地产行业陷入空前的萧条期。和大部分行业新兵一样,郭丽说破嘴皮子,磨破脚丫子,就是换不来一笔买卖房屋的单。面对一家又一家关闭的中介机构和一个又一个转行的同事,郭丽不得不思考自己“走出来”之后,是否会迎来好的转机?

  堂堂一个本科毕业生,在从事房地产经纪行业后,郭丽遭受了太多客户的白眼。灰心丧气的她一度确实动了放弃的念头。一个月下来,除了1600元的底薪,郭丽没有一分钱的提成收入。除了公司年饭让她满意外,实在找不到继续干下去的理由。

  然后,龙年春节之后,郭丽欣喜地发现:一切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春节后的第一周,看房的客户明显增多了,有的老同事居然还签了好几个单!中介公司提取的佣金一般是房价的3%,郭丽和她的同事若能促成买卖成交,便能提取这3%佣金中的20%。春节后的第二周,郭丽的一个有着多年从业经历和广泛客户资源的同事,就喜获接近4万块的提成,这着实羡煞郭丽和其他同事,也增加了他们继续熬下去的理由。

  郭丽告诉证券时报记者,通过带客户实地看盘,她发现深圳核心地段的房价确实是没怎么下降。“最低时,我熟悉的一个小区单价整体上从3万降到两万五左右,春节以来,这个价格基本上没再动过。”郭丽发现,二手房的看房客大多以改善性住房为主,或者想把原来的房子换成学位房。一些有了小孩的夫妇,因为需要老人照看小孩,原来小两口够住的房子,一下子来了两个老人,明显不够住,也想换大一些的房子。此外,有学位、成熟的老社区尽管房子旧,但因为环境较好,尤其是价格较为便宜,也成为成交的“密集区”。

  让郭丽感到欢喜又诧异的是,上周居然接待了三位投资客,这些客人明显是看好房地产的后市。深圳蛇口某小区一套一房一厅的业主,面对一天之内一拨又一拨的看房客和洽谈者,居然一周之内把房价涨了8万块,并且最终成交。这笔成交让郭丽一下子就获得了接近1万块的佣金提成。

  “其实政府调控的目的也并非刻意让房价跌下来,只要房价稳住了,成交量自然会上去。”郭丽说,媒体上连篇累牍地说房价要下跌的时候,其实往往房价已经止跌了。以她短暂的三个月从业经历来看,深圳的房价也许跌得差不多了,而她的房地产经纪人角色,随着成交量的回暖,也将继续下去。至少,最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